《互聯網周刊》新碳纖維制造企業50強:安徽佳航碳纖維、安徽佳力奇碳纖維

來自:互聯網周刊(微信號:ciweekly),作者:弘毅

碳纖維是一種含碳量在95%以上的高強度、高模量纖維的新型纖維材料。既有碳材料“硬”的固有特征,又兼備紡織纖維“柔”的可加工性,素有材料之王的美譽。


起初,碳纖維主要用于航空、軍用等高精尖領域,步入21世紀后,隨著碳纖維生產工藝技術的成熟,已經在汽車制造、新能源、體育用品、醫療器械、建筑及其結構補強等民用領域逐漸普及開來,并且隨著產業需求的大幅增長,碳纖維產業的增速也愈發明顯。

不得不提的是,我國碳纖維材料長期依賴國外進口,主要發展還是集中在近十年。“十一五”期間,我國將碳纖維材料列入重點發展材料名單,從2010年的1200噸到2016年的4600噸,我國的碳纖維自主供給率逐年提高。但近幾年,卻出現一些與發展大勢不相符的現象。

有產能,無產量

據公開資料顯示,2014年我國碳纖維制造企業就已經擁有1.5萬噸的產能,而在2016年更是提升到了1.8萬噸,但實際的產量卻還不到實際產能的三分之一。究其原因,大體可以歸為兩個因素。

一方面,雖然近年來我國在碳纖維制造領域突飛猛進,但受限于起步晚的客觀原因,數十年的技術壁壘并非一朝一夕可以打破,諸多行業核心技術仍然掌握在日本東麗、美國赫克塞爾等少數國外企業手中,技術含量較低、質量較差成為了阻擋我國碳纖維銷路的一大阻礙。

另一方面,除一些航空航天、軍工等必須采購國產碳纖維材料的訂單,居高不下的生產成本也成為在與國外企業競爭中的一大劣勢。據海關顯示,2016年我國碳纖維及制品進口量為15960.47噸,其中僅日本一國進口量就為6027.49噸,且同比增長10.34%,這一數據與我國4600噸的年產量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不過,隨著國內企業在研發上的不斷投入,我國在碳纖維關鍵生產環節也取得了不小的突破。

2017年,長期以來被國外封鎖壟斷的T800碳纖維宣告正式實現了低成本的國產化。其實T300、T800、T1000等稱謂,并非某一標準,只是日本東麗公司的碳纖維型號,由于東麗公司的行業地位,導致其型號逐漸演變成為了碳纖維的強度標桿。而東麗公司的T800系列更是唯一被美國FAA批準用于波音777關鍵飛行部件的碳纖維材料,其在航空工業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T800碳纖維的低成本國產化不僅解決了我國以往到處求人的囧況,更有希望直接反撲國際市場。

浮上水面的死亡名單,難以解決的盈利問題

過去兩年,碳纖維行業發生很多大事。2017年初,作為碳纖維企業破產第一案的浙江泰先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正式進行破產清算程序。而僅僅不到一年,沈陽中恒新材料有限公司由于資不抵債,于2017年12月申請破產。

早在2012年時,有報道稱,沈陽中恒一期工程建成年產1500噸國產化高性能PAN基碳纖維原絲、500噸碳絲生產線及360萬平米碳纖維預浸料生產線,并計劃在五年內使碳纖維相關產品產能達到XX的產業規劃,可誰曾想到后面的境遇。而據業內人士透知,虧損絕非一兩家企業的個例。這也令人不禁發問:目前我國的碳纖維市場到底處于什么階段?

復合材料工業協會的報告中指出,目前我國碳纖維應用領域中,體育休閑領域約占58%,工業領域占36%,航空航天占6%左右。雖然我國然纖維下游應用和產業化正在加速推進,但動輒數年的開發周期并非每家企業都能承受,尤其在新能源領域,大部分企業仍然抱持觀望態度。畢竟對于多數的中小民營企業,生存仍然是首要問題。

隨著新能源汽車等現代工業的發展,碳纖維行業無疑迎來了發展的風口。但從整體來看,碳纖維產能的大規模發展與依然相對脆弱的產業鏈形成了鮮明的發展矛盾,企業盈利仍是大部分生產廠家所共同面對的難題。

未來幾年,中國碳纖維行業或許將會迎來持續性的洗牌,但我們絲毫不會懷疑中國碳纖維領域的未來。在一些企業倒下的同時,總有另一些企業會在技術、產能等方面不斷強大,時間站在我們一邊。

上一篇:2018高考分數線公布,你考了多少?2018年31省份高考分數線(完整版)




新疆时时结果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