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ATM機!

來源:金融家(ijrjia)

作者:金融家@麥濛

又到年底,ATM機等了十分鐘,終于有了熟悉的插卡、取現聲。


以往,到了年底,ATM機高傲到取一千塊錢都能讓你跑好幾個網點,畢竟排隊取錢的人太多了。


ATM機早已習慣這樣的冷清。手機支付前排起的隊伍,就是ATM機曾經的光景。


據報道,多個銀行短短一年內撤走了在很多地方布設的ATM機,主要原因是現金的交易量完全不如以前,現金交易被電子支付限制,成本過高。


2017年,當50歲的ATM機門可羅雀時,馬云的支付寶宣布:要用3到5年時間,帶動中國進入“無現金社會”。與此同時,中國最大的ATM企業廣電運通宣布加入“無現金聯盟”。


從“一卡在手,天下我有”到“手機在手,啥也不愁”。出門連錢包都不帶的我們,只能朝著ATM揮揮手再見。




ATM機的“滑鐵盧”


“現金支付的不用排隊啊!用現金的來這邊結賬!”盡管當天商場信號不好,顧客還是在電子支付的窗口排起小隊。


沒帶現金,又不想排隊?去取吧!


結果一到樓下傻眼了,熟悉的商場一角,已經沒有了熟悉的ATM機!


據《經濟觀察網》報道,“從2017年開始,所有的銀行都在撤,因為現在現金的交易量完全不如以前了,而且現在現金交易被電子支付限制,所以成本過高。”


占地不到兩平米的機器,成本卻不低。熱門地段,ATM機在商場一年場地租金要一萬多,以前有交易量、有手續費等收入,現在機器流水達不到,最后銀行決定撤了。


一臺ATM機,成本十萬元。日常的運營成本包括通信費、電費、安裝裝飾費,網點租賃費及雇運鈔車、相關人力的費用、折舊費等費用。


沒有利潤,而客戶早已習慣更方便的移動支付,ATM的存在宛如雞肋。


這樣的結局,早就被其發明者巴倫看穿。


2007年,他接受BBC的采訪時說:“傳統金錢的運輸也是需要金錢成本的,所以我預計在未來三到五年內,人類揮別現鈔的時代就要到來。


十年過去,一語成讖。


據報道:由于各種支付手段的不斷豐富,ATM機現金交易量已經進入下降通道,2017年下降幅度超過10%。


而與此同時,一臺機器壽命在五到十年的ATM機,出現了故障大部分都會被收回,也不會有下一班機器接崗。ATM機市場保有率在2015年增幅達到峰值,緊接著在2016年呈現出斷崖式下跌。


移動支付來了,ATM機器的滑鐵盧也來了!




二維碼打敗了現金


周末,跟朋友約好的王曉往包里塞了把鑰匙就出門了。走到樓下,發現沒帶手機的她與好友不可思議地笑了:“我居然會忘記帶手機!”


一口氣爬上七樓,把手機帶上,刷二維碼上了小區門口的公交。在商場,她全都是用手機支付!


這年頭的沒有安全感,不是銀行卡掉了,而是我的手機只剩下98%的電了。以前不是這樣的。出門不帶點現金,逛商場不帶張銀行卡,那是不敢去的。


“銀行業唯一有用的發明是ATM機。”2010年,美聯儲前主席保羅·沃爾克公開表示。


曾經的ATM,是方便、快捷的另一個代名詞。24小時不打烊的ATM機,不僅開到了伊麗莎白女王的白金漢宮,還開到了南極科研站。


在機場、車站、各個商場、醫院,都有ATM取款機。曾經的我們,出門帶張卡就可以。


減少了去銀行排隊辦理業務的煩惱,也減少了出門帶太多現金的風險,更讓我們可以在銀行不上班的情況下取到急用的錢。


ATM的這些優點,讓我們完全可以忽略他所有的不足。


所以,盡管我們異地跨行取款時,每一百塊錢有可能就因為一次取款少了四塊錢,我們也在用ATM。


盡管ATM也會出現這樣或那樣的故障,我們也會安慰自己那只是運氣使然。比如說,吞下去的錢,它幾秒就不認人表示操作未成功,打電話則需要幾個工作日才能處理;又或者,好好的1000元,存進去賬戶成了900元,只能繼續等工作人員處理。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當我們買菜、坐公交、停車都可以拿出手機掃一掃,錢包里的100塊放了一個月也不會動一動時,ATM也隨之被我們拋棄了。


連曾經只敢把錢存在銀行的我媽,也早就學會了用微信支付;路邊賣紅薯的大爺,也會隨身帶著兩個二維碼:一個支付寶收款碼、一個微信收款碼。


1978年,被暴風雪席卷的紐約,銀行的服務因40厘米的積雪陷入癱瘓時,花旗銀行因為ATM機重現生機,當時他們的廣告語是:花旗銀行永不眠。


一場暴雪讓ATM機進入了春天,讓你崛起的,跟打敗你的,往往都是想不到的。


40年過去,一部手機、一個二維碼,讓ATM機的春天迅速進入寒冬。




無現金社會真的來了!


按照國際ATM行業聯盟的測算,ATM機運營的盈虧平衡點在于,每臺機器每24小時,有效取款平均至少每8分鐘發生一筆,每天取款交易180筆以上,才能達到保本。


然而,就算是天生就得往熱鬧地走的ATM機,也已經開始愁這每天的180筆交易了。POS機、二維碼等電子支付業務,代替ATM機成為銀行的新寵。


這都是時代的選擇啊!


前幾年,北歐國家如丹麥、挪威率先跨入了以銀行卡為主要支付方式的無現金時代,2016年澳洲區的花旗銀行宣布,在60%的營業機構里停止現金服務。


在瑞典,現金交易只占經濟活動20%,基本上使用信用卡或電子支付,大銀行超過一半分行沒有準備現鈔,甚至不接受現金存款。


而在印度,那場浩浩蕩蕩的廢鈔運動,也有莫迪藏在里面的推動無現金社會的小心思。


而作為全球第二大ATM市場的中國就更不用說了。現金紅包被微信紅包打敗、現金支付被微信支付與支付寶支付打敗。


而現在,支付寶的海外戰場還在進一步擴大,手機在手,天下我有,只是時間的問題。


數據顯示:40%的人在出門的時候帶的現金會少于100元。而且,60、70后、80后、90后出門平均攜帶現金分別為:557元、479元、328元、172元。


據研究機構 IHS 的預測,在 2020 年,全球擁有智能手機人數將突破 60 億。毫無疑問,手機帶動下的移動支付市場會迅速到來。


5年進入無現金社會,你覺得馬云是在癡人說夢嗎?過去5年,中國的移動支付交易額 從0增長到如今的 5 萬億美金。


2017年,超過30個城市的公交、地鐵都先后支持支付寶,不少網友感嘆“出門帶錢包的最后一個理由也沒了”。


無現金社會真的來了!曾經,機器打敗人工柜員。半個世紀后,二維碼打敗機器。


無人公交、無人便利店、微信身份證……這些統統都將成為現實。


時代在發展,而我們,只有迅速地做出反應,才能跟上時代的發展。


上一篇:重磅 網易云音樂 QQ音樂 授權對方99%版權 下一篇:11天人均虧12萬,樂視18萬股東噩夢結束!有些教訓大家都該知道




新疆时时结果一